办公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家电走过40年 第二代企业家该挺身而出了《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8:10:35 阅读: 来源:办公柜厂家

中国家电走过40年 第二代企业家该挺身而出了

设备有限公司成立担任总经理,最早开始做电话机,TCL品牌揭开序幕。

就在第二年,倪润峰出任长虹电视机厂厂长,通过引进松下彩电生产线,建设第一幢彩电大楼、发起成立四川长虹电器股份公司,并率先完成市场价格战引爆,开启了一场长达10多年的中国彩电业的长虹时代。

如果说,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元年。那么,在中国商业史,1984年是决定改革开放走向和市场经济命运的关键时刻。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把1984年称为“中国公司元年”。

当改革开放的春潮从南向北、从农村向城市涌动,计划经济体制受到市场经济猛烈冲击,或主动,或被动,下海创业星火燎原。一大批不起眼的小人物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第一批企业家阶层走向崛起,他们几乎都站在“一穷二白”的同一起跑线。

野蛮式生长

历史总在不经意处留下一些伏笔,为后来者提供必要的路径和依据。这既是时代的力量,也是命运的巧合。

第一代家电行业的企业家,有的是乡镇企业起家,有的是“洗脚上田”的农民,有的还是“知青”……进入90年代勇闯改革地雷阵,时代思潮引发个体行动觉醒和改变,他们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个体选择和扩张,被意外卷裹进改革洪流,并演变为时代抉择的关键落子。

不过,这场深入改革的结果,悲欣交集,一些人被迫离场,一些人继续奋进。1992年1月29日下午,邓小平第二次到顺德,来到珠江冰箱厂,也就是科龙集团的前身,他惊喜地问:“你们这是乡镇企业吗?”旁边的潘宁回答:“是,我们是乡镇企业。”得知从小作坊发展到闻名全国的冰箱大企业,每年出口接近700万美元,邓小平高兴地说:“发展才是硬道理。”原定在珠江冰箱厂停留15分钟,结果延长到40分钟。

他兴趣很浓:“改革开放一定要坚持,而且思想要更解放一点,胆子要更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珠江冰箱厂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1992年的南方谈话之后,中国经济迈开了前所未有的改革步伐。当时,美的、海尔、科龙、格力、春兰、美菱、小天鹅、荣事达等家电品牌“执白“,长虹、TCL、海信、创维、康佳等家电品牌“执黑”,从群雄纷争的市场化浪潮中冲破束缚、明确定位、对阵出线,潘宁、何享健、张瑞敏、周厚健、李东生、倪润峰、朱江洪、陶建幸、张巨声、陈伟荣、朱德坤、陈荣珍等,纷纷被时代的大潮推到前台,在市场中历练,克服自身的素质障碍,与旧体制告别,向现代企业家的转变探索。

整个90年代,来自日本的松下、索尼、东芝、日立、三洋,以及美国的美泰克、惠而浦,欧洲的伊莱克斯、西门子、飞利浦,虽然在中国家电市场被尊称为“洋师傅”,但已经开始感受到中国本土企业强大的攻势和猛烈的追赶。特别是中国企业灵活的市场价格营销,以及亲近的渠道人脉关系,再加上人海战术的推广和海量广告轰炸,市场格局从最初的洋企业一枝独秀,迎来了新的挑战者。

作家余华的小说《兄弟》中有一段话,来描述乡镇企业厂长、农民企业家这个阶层的崛起与顽强:”他们像野草一样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压了又压,可是仍然生机勃勃地成长起来。”

艰险的变革

按照德鲁克(1985)在《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中的说法,任何有勇气面对决策的人,都能够通过学习成为企业家,并表现出企业家精神,这里暗含了“人人都是企业家”的思想。

上世纪90年代,走过草莽式扩张,第一代企业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从日本、欧美引进技术和管理经验,提升制造水平。当然,当时外资品牌的家电产品还只是少数人能够买到的奢侈品。

相比较技术的引进,对于家电行业的企业家来说,最难啃的硬骨头则是内部改革,尤其是企业产权改革,企业与政府之间明确界限,关系着创始人是职业经理人还是企业所有者的定位,这在当时需要冒险精神,也是改革的敏感地带。

1992年,顺德作为中国企业产权制度改革的试验田,何享健闻讯立马毛遂自荐,由于改制早,美的成了中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成功募得12亿资金。有人形容,“这是一架三轮车驶上了高速公路。”

然而1997年,美的遭遇危机,“南科龙、北春兰”的说法在空调行业广为流传,空调业绩从第三下滑到第七,传言要被科龙并购,何享健下定决心改革管理体制,劝退无法适应新环境的创业元老们,力排众议,提拔了从内刊编辑、广告经理、市场部长一路升上来的30岁方洪波,任命其为空调国内营销公司总经理。

不久,方洪波就显露出隐藏在文艺青年外表之下的狠劲,砍掉本地代理龙头,尽管90%都是何享健的老相识,亲自全国高校招20多个大学生,做销售骨干、地方销售负责人,对全国营销网络刮骨疗毒式的再造,方洪波不仅带领美的解除危机,还一举奠定了美的空调行业一线品牌的地位。

这一时期,美的通过兼并重组进入了洗衣机、电视机、空调等各个家电领域,借鉴国外事业部制,明确了股东、董事会、经营团队“三权分立”模式,事业部高度自治,总经理自行组阁,但业绩不达标整个团队要承担责任。

同样在顺德,身为“微波炉大王”的格兰仕集团创始人梁庆德,在企业转制完成“私有化”中涉险过关。1996年,科龙在香港上市,旗下容声、科龙两大白电品牌,三年后又在深圳上市,乡镇企业风头盖过国有企业。然而,此时陨落已埋下伏笔,产权改革,容奇镇政府独资公司仍控股80%、员工持股20%,“冰箱大王”潘宁,只能是改革的旁观者和国资看守者。

1999年,潘宁被退休,步华宝董事长胡成珠后尘,移民加拿大,悲愤离场。失去灵魂人物的科龙,此后在资本市场失迷,几易其主,在顾雏军民营化改革过程中折翼,最终2005年海信接盘科龙,也标志着中国家电企业的竞争进入南北融合时期。

企业家精神

几乎与爱迪生同时,英国物理学家约瑟夫·斯旺也发明了灯泡,从技术角度,斯旺的灯泡更好。于是,爱迪生购买了斯旺的专利权,并用于自己的灯泡生产中,还深入思考改良融合,通过他的改良及推广走进千家万户的。最终,科学家斯旺发明了一个新技术产品,而爱迪生则直接创造了一个新的产业。

企业的核心在企业家,而企业家的核心在于企业家精神。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坚持、智慧、责任、诚信、勤奋,几乎从所有优秀的家电企业家的身上都能看到这些优秀的品质,但是真正让他们成为企业家,并非仅是这些,更深层在创新,是开创了一个产业,还是引领了一个产业。

特别是,企业家的个人命运与企业命运绑定,他们能否走得更远,关键在于是否适应时代的需求持续学习、持续变革。在2007年正月初八,春节长假后上班第一天,一向低调老成65岁的何享健在内部高管会议上提出:“我要否定自己,去变革!”

无独有偶。同样喜欢老庄之道的张瑞敏,以“自以为非”为座右铭,不论是铁锤砸冰箱,还是“人单合一”砸组织,都在潜移默化影响海尔的变革。实际上从1984年至今,海尔历经名牌战略、多元化战略、国际化战略、全球化战略、网络战略五次重大变革”。

张瑞敏深信“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对于“自我颠覆”有一个更浅显的解释:鸡蛋从外面打破只是人们的食物,但从内部打破就会是新的生命。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也非常欣赏这句话,学习海尔、美的深入布局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战略。

2016年,海尔并购美国通用电气家电(GEA),并激活这条休克鱼。张瑞敏对GEA员工说:“我不是你们的领导,我和你们的领导都是一个人——用户。”

自2008年之后,全球经济发展龟速,中国企业家带领中国企业再次改革转型,家电产业向着科技化、智能化、全球化的大方向推演,持续高增长带动世界家电变革发展。

2017年,TCL继买下在好莱坞的中国大剧院的十年冠名权之后,在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德国柏林、英国伦敦、澳大利亚悉尼和意大利罗马的核心地段,打出中国品牌的广告。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球场出现海信LOGO,这是中国家电企业首次出现在世界杯赛场。

这些背后,则是中国家电市场跨越式发展,几乎以10年为一轮回,规模体量从改革之初的4.2亿元增至1.5万亿,拥有全球最大的家电市场、最大的家电产业链和产能,跨国并购成为常态、自主品牌全面崛起,中国家电企业基本自主掌握全产业链竞争,中国企业家精神开始光照世界。

谁是王者

纵观世界经济的繁荣进程,如果说19世纪20年代属于英国,20世纪60年代属于美国、90年代属于日韩。那么,21世纪初则属于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改革开放则是影响世界经济的关键因子。

2018年是改革40周年,在人民大会堂,77岁的美的何享健,75岁的长虹倪润峰、71岁的海尔张瑞敏、62岁的TCL李东生,成长于家电行业的这四位企业家获得了改革开放“改革先锋”殊荣。此时,家电业第一代创业型企业家们,基本都已两鬓斑白,有的仍在坚守,有的已隐退幕后,但是他们的企业家精神和影响力,早已在家电产业扎根泥土、枝繁叶茂。

不过,家电企业普遍面临着一个隐忧,随着第一代家电企业家退出历史舞台的时间在逼近,但是各个企业的转型发展进入下半场,更加紧迫也更加艰难。从全世界大企业的经验来看,往往是这样:一个领导人做得时间越长、越成功,他离开的时候这个企业受的伤害就越大,这也是企业家精神的“一体两面”。

企业兴衰如同人的生命,规律的必然。如今,改革跨越时刻,又到激荡巨变的时代,世界新一轮产业革命爆发,短缺经济过渡到过剩经济、数字经济,传统制造业向工业互联网转变,互联网催生一大批创业者涌进打破传统格局、游戏规则,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中青年企业家活跃起来,主导新变局,挑战旧秩序,全球变革成为常态。

当曾经的手机霸主诺基亚被微软收购,在记者招待会上,CEO约玛·奥利拉最后说了一句话:“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输了。”说完,几十位诺基亚高管洒泪。比尔·盖茨也反复强调“微软的生命只有18个月!”

今天,全球发展和竞争不确定性陡增,商业变革的周期大大缩短,时代甩掉一个人或者企业,不仅不会说再见,甚至都不会看你一眼,竞争更不相信眼泪。面对中国家电企业未来10年乃至20年,究竟如何破冰前行、走出新路?

第一代企业家已贡献了几乎所有的智慧和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此时需要方洪波、茅忠群、梁昭贤等第二代企业家们挺身而出,自主思考并给出方向和答案了。

翻墙回国

AndroidTV版加速器

AndroidTV版加速器

苹果iOS版加速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