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办公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全面看待经济失衡

发布时间:2021-01-21 15:30:19 阅读: 来源:办公柜厂家

全面看待经济失衡

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人民币往往成为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转嫁危机的矛头所指。中美经济失衡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如何真正提升中国债权国的地位,获取更大的利益分配?  仅考虑贸易失衡是曲解   一直以来,国际社会公认的衡量失衡程度可以简单分为两类:一类是流量指标,主要包括经常账户赤字和国民储蓄率;另一类是存量指标,主要包括对外负债和外汇储备余额。2011年G20巴黎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讨论确定了6个全球失衡的衡量指标,其中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私人储蓄率和私人债务等四项指标是衡量内部失衡的,贸易账户、净投资收益与转移账户指标是衡量外部失衡的。  事实上,近些年来,中国一直努力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及贸易平衡战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发布《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进程回顾与展望》报告显示,中国经常项目顺差与GDP之比自2007年10.1%高点后一直回落,2010年为5.2%,2011年上半年进一步降至2.8%。在中国经常项目下的国际收支中,贸易占比已由过去的60%-70%降至当前的30%左右。在内需占GDP比重不断增长,对外依存度不断下降的趋势下,贸易顺差占GDP比重继续逐年下降已成趋势。  美国逼升人民币升值会通过两个渠道发生作用,一个是贸易调整渠道减少净出口,另一个是净外部资产价值调整渠道降低净外部财富,但无论哪个渠道,其结果都是以中国的利益损失为代价实现的再平衡。  美国主导全球利益分配   美国一直把矛头指向中美贸易失衡,其目的就是试图掩盖其背后更为严重的金融分配失衡。一般而言,全球经济循环依赖于两个途径:一是贸易赤字方进行贸易货款的支付带来经常账户的资金流动;二是贸易盈余方将积累的外汇资产重新投资于贸易赤字国的金融资产上带来金融账户的资本流动,这二者形成一个完整的经济循环。  上世纪70年代以来,金融财富在美国国家财富创造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从美国金融发展的具体指标来看,美国股市交易额/GDP比率以及股市资本化市值/GDP不仅大大高于中低收入国家,而且远高于其他高收入水平国家和世界的平均水平。在美国GDP构成中,实体经济创造的份额在不断下降,1950年为61.78%,到2007年为33.99%,下降了27.79个百分点,其中同期的制造业由27%下降为11.7%,下降了15.3%。金融和房地产贷款行业已经远远超过制造业,占据美国经济产出的绝对份额。  随着美国去工业化的日益深入和经常项目账户逆差的日益扩大,美国的经济增长动力也日益从生产和贸易转移到金融经济的增长上,特别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美国的对外经济模式开始转变为贸易资本的输出和金融资本的输入,美国通过提供金融资产接收了大量的跨国资本流入。在此基础上,国际分工格局形成了新局面:美国通过向世界提供美元和金融产品,利用自身的信息优势和技术优势获得周转和交易中的溢价。  另一方面,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中心地位为美国提供了全球性铸币税收入。美国政府不仅能够凭借政府职能在国内获得铸币税收入,而且能够基于美元在国际贸易和国际借贷中的地位通过国际贸易取得铸币税。美国GDP在全球所占的份额不足25%,但美元占到全球外汇储备的64%、外贸结算的48%和外汇交易的83%。这就使得美国以及美国的金融机构不仅能够从经营美元中获取极大利益,而且使得美国可以仅仅通过印制纸币就能够偿还国际债务、实现财富转移。  谁才是真正的“债权国”   从本质上讲,中美经济失衡是在金融全球化和国际产业转移的大背景下,全球金融中心与全球制造业中心在国际分工协作和利益分配上的失衡。全球利益分配方式已经不仅体现在经常项目上,金融利益所得也成为全球利益分配的重要渠道。全球利益分配变得更加错综复杂,美国既享受了跨国公司主导下的贸易利得,又享受金融分工下的资本利得,是具有正财富收益的债务国,而中国是具有负财富收益的债权国。  全球经济失衡已然反映在一国的对外资产负债表中。2011年6月末,我国对外金融资产46152亿美元,对外金融负债26301亿美元,对外金融净资产19851亿美元。但从收益率结构上看,中国对外负债的回报率,要远高于对外资产的收益率。以中国持有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计算,我国储备资产的收益约为3%-5%,外国直接投资在我国的收益平均在20%左右。按此估算,3万亿美元的储备资产年收益约1013亿美元,1.53万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的年收益为3060亿美元,相差近3倍,凸显出我国“负债高成本、资产低收益”的严重失衡局面。  由此反观,美国比中国更像是一个债权国。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从其他国家获得的转移财富在增加。美国的净国际投资余额在1986年从正值转变为负值,并且绝对值越来越大。2008年美国的净国际投资余额绝对值是1988年的22倍,美国海外资产为10.9倍,外国在美资产为11.73倍。  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全球经济失衡的两个特点:一是外国在美资产的增长速度高于美国海外资产的增长速度。因此全球经济失衡中的主要特征之一,是顺差国家流入美国的资金增加;二是美国的净国际投资余额的增长速度快于美国海外资产和外国在美资产的增长速度,美国通过对外大量进行长期投资获取巨大经济利益。  因此,当“穷国为富国融资”成为常态的时候,将会进一步强化彼此之间的失衡。债务或是债权从来都不是一国金融话语权的决定因素,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债权大国的路途还十分遥远。中国要扭转这种被动的“负债权国”地位,必须加快金融改革,加强人民币在全球储备体系中的地位,通过与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循环,提升中国经济金融竞争力,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改变失衡的地位。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